第814章 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小說: 隱婚深愛:總裁寵妻無度 作者: 洛洛 更新時間:2020-01-17 11:00:03 字數:4545 閱讀進度:814/1378

聲音并不大,卻足夠讓周圍的人都聽見。

金乾當即不樂意了,“四哥你干什么呀,干嘛要掃興呀!最近事事都這么順心,咱們這些人也好久沒有一起去,好不容易一起出來吃個飯,怎么能不去唱歌熱鬧一下呢!”

雷子琛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安然隆起的肚子。

“你們去玩兒吧,我和安然先回去了,有了孩子的人,哪能像你們這么自由!”

“嘖嘖,瞧瞧四哥這語氣,聽著咋那么自豪呢?四個,人家西和還站在這沒動呢,你好意思在那說自己是有了孩子的人嗎?”

楊延哈哈大笑的,可是他剛剛笑完,后腦勺就挨了奧迪一巴掌。

“你是不是傻呀?你應該站在雷大神那邊你知不知道,你也是馬上就要當爹的人了,很明顯,雷大神是在心疼安然,她挺著那么大個肚子,出來吃一頓飯已經夠累了,還跟你們去熱鬧的ktv,那種地方是孕婦該待的地方嗎?吵都吵昏了頭了,孩子受得了嗎!”

楊延后腦勺結結實實的挨了一下,疼得齜牙咧嘴,上竄下跳的。

但他卻沒有發火,反倒是十分狗腿的湊到了奧迪的邊上,嬉皮笑臉的說道。

“還是媳婦兒說的對,咱們也回家,好嗎?”

金乾一臉嫌棄的看著那邊的楊延,“行行行,你們都是有家有室的人,就我一個單身狗,行了吧?你們自己回家去,我一個人出去消遣,拜拜了,哥們幾個!”

今天說完了,直接轉身就走,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

這邊的三對有家有室的,也紛紛告別離開,剛剛還熱鬧的馬路邊上,如今只剩下了尷尬的三人。

楊眠,沈絨蕭,和那個陌生的路程。

“小眠,我送你回家吧,我去那邊開車?!?/p>

路晨說完剛剛要走,沈絨蕭卻突然開口道。

“我送你回去?!?/p>

這句話一說完,那邊的路程顯然有幾分尷尬,回頭笑看著沈絨蕭。

“沈先生,我看還是我……”

沈絨蕭抬起頭,一貫冷漠的眸子里頭一次露出了狠厲的顏色。

“我看你還是先回去吧!”

路程滿臉的尷尬,抬頭看了看這邊的楊眠,見他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仿佛并不打算插手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

路晨也并不傻,其實他在那群朋友當中,已經算是挺聰明的男人了,只不過和今天晚上的這群男人相比,他未免有些自卑。

一個二個不是富家公子,就是身份尊貴的總裁,光是氣場,就甩了他幾條大街,越是這樣,他便越是謙卑,現在和那些人格格不入。

剛剛吃飯的時候,大家做自我介紹,他留意了一下,知道面前的這個沈絨蕭,是東臨的大學教授,年輕有為,但是在那幾個人當中,稍微顯得遜色一些,畢竟這是個大學老師,別提那些總裁們,肯定要差了不少。

本來路程還在想,或許只有這位沈教授才能明白自己今天晚上吃飯的心情,可剛剛一聽沈教授開口,他卻頓時知道自己想錯了。

面前的沈絨蕭,和自己也并不是同一類人,他和那些男人一樣,氣勢凌人。

“小眠,既然沈先生要送你,那我就先回去了,到家了之后,給我發條短信好嗎?”

姚明抬頭看了他一眼,隨即笑著點了點頭。

“好,師兄,你路上開車小心?!?/p>

路程點了點頭,然后飛快的離開了。

可剩下的兩個人就站在路邊沒有動,最后還是楊眠先開了口。

“不是說要送我回家嗎?該不會是想早上回去吧,你的車呢?一直站在大馬路邊上算什么意思呀?”

沈絨蕭抿著薄唇,冷峻的面龐上似乎有幾分薄怒,但他并沒有對楊眠說什么,而是轉身去開車。

車子很快停在了楊眠的跟前,沈絨蕭坐在駕駛座上,似乎并沒有下車幫她開車門的打算,楊眠也沒有等,直接伸手去拉門,可就在她的手碰到門把手的時候,車門突然砰的一聲響,被人從里面鎖住了。

楊眠的動作和笑容一起張嘴,她收回手,站直了身體,透過貼著黑膜的窗戶看進去。

其實她看到的是一團漆黑,玻璃膜不能讓她看見里面,可是她知道,沈絨蕭能看見她的眼神。

接著下一秒,車里又傳來一聲聲響,是車鎖打開的聲音,楊眠這才伸手去拉車門,可就當她要開車門的時候,車門再一次鎖上了。

楊眠深吸了一口氣,將放在車門上的手收回來,插在了自己的腰上。

大概過了三秒鐘,她突然間轉過身,飛快的朝著前面走去。

今天的沈絨蕭,反常的那個楊眠從來都沒有見過,那樣深沉的他,從不會做這么幼稚的行為。

不過這樣的反常,并沒有讓楊眠感覺到任何高興,他也不會因此認為,沈絨蕭是因為她帶來了一個男人而吃醋,才做出如此反常的行為。

她太了解沈絨蕭了,沈絨蕭之所以發脾氣,大概是覺得自己隨隨便便找個男人來當男朋友,糊弄一群小伙伴,這種行為讓他很寒心吧!

原本楊眠以為,兩個人同居之后,關系能夠有所改善,卻沒有想到,短暫的同居時光,卻讓兩個人越來越遠。

那天聚餐回去之后,他們倆親吻了對方,可那個吻,卻讓彼此更加明白,沒有感情,連吻都是麻木的。

在那之后,他們整整冷戰了四天的時間,誰都沒有和對方說話,每天兩個人各自出去上班,夜晚回家也待在各自的房間里。

直到第四天的傍晚,沈絨蕭突然間回來很早,在超市買了菜,洗好切好放在那邊,楊眠回來的時候,他把那條可愛的圍裙遞給她,用著一副巴巴的眼神望她。

“我想吃你做的飯了?!?/p>

不知道是當時的眼神太過動人,還是沈絨蕭選的那句話剛好合適,總之,楊眠當時一下子就心軟了,她開心地做了一頓飯,兩個人一起吃,似乎心情都很不錯,吃過飯之后,沈絨蕭甚至主動要求洗碗。

沈絨蕭洗碗,楊眠便站在一旁清水。

原本氣氛正好,可是沈絨蕭的手機突然間響了。

兩個人冷戰之后,楊眠把沈絨蕭的手機還給了他,所以現在,手機在沈絨蕭自己的手中,可他當時正好在洗碗,一雙手沾著油污,也不好去口袋里拿手機,便叫楊眠代勞。

去男人的褲子口袋里摸手機,這個動作本來就略顯曖昧,楊眠微微有些臉紅,而沈絨蕭自然也意識到這一點,但他卻什么都沒有說,任由氣氛這樣曖昧下去。

本來就該是個好兆頭的,可當楊眠看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是,臉色突然間就變了。

心理學專家沈絨蕭自然一眼就能看出來她這個行為背后所代表的情緒變化,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瞧見屏幕上閃爍的那個號碼,頓時也愣住了。

楊眠艱難地擠出一個笑臉,把手機遞到了他面前。

“是淺溪的電話,還是你自己接吧?!?/p>

沈絨蕭略顯尷尬的點點頭,洗了洗手,又在一旁的毛巾上擦干凈,然后才伸手去拿楊眠手中的手機。

可是第一下,他卻并沒有拿到,楊眠用了力氣,似乎有些不想給。

沈絨蕭的動作頓住了,但下一秒,他還是開口說道。

“我出去接吧,剩下的碗交給你了?!?/p>

楊眠當時猛地抬起頭,一雙眸子有些茫然地看著沈絨蕭。

但她還是把手機拿了出去,沈絨蕭走出去接了那個電話,通話的時間并不長,大約只有三十分鐘,期間,楊眠一直站在水池邊上,沒有洗碗,什么都沒有干。

等沈絨蕭回來的時候,瞧見她站在那沒動,也沒多說什么,繼續走到水池邊洗碗。

沈絨蕭把水龍頭打開,嘩啦啦的水聲是廚房這狹小空間里唯一的聲音,接著,突然多了一個聲音。

楊眠的聲音很輕,幾乎快要淹沒在水深當中。

她說,“絨瀟,在咱們倆的關系徹底破裂之前,你先搬出去吧,這是我家,假如我搬走的話,我想你應該也一個人住不下去了?!?/p>

碗碟碰撞的聲音停了下來,沈絨蕭偏過頭,瞧著一旁的楊眠。

“她剛剛給我打電話,只是……”

“我不關心她跟你說什么,我也不關心你們倆之間還有沒有什么,我所知道的只是,在我不希望你接她電話的時候,你還是從我的手里拿走了手機,絨瀟,我總不能一輩子都在這種痛苦當中度過吧,咱倆是好朋友,你搬到我家里來,是希望我快樂,但現在我的快樂,是希望你放開我,我不想在我往后的人生當中,總是充斥著嫉妒,難過這種負面的情緒,我想要成為一個更好的女人,所以,還是請你從我家搬出去吧?!?/p>

楊眠說完了之后,便直接走出了廚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沈絨蕭已經搬走了。

再一次見面,便是今天了。

楊眠自顧自地往前走了幾步,但是手突然間就被人抓住了,沈絨蕭不知道什么時候下了車,一下子追了上來,拽著她的手腕將她往回拖。

“沈絨蕭,你要干什么?你放開我,你弄疼我了!”

沈絨蕭對于她的叫喊聲置若罔聞,他直接將她拖到了車子的邊上,然后打開副駕駛的車門,一下子將她推了進去,動作粗魯,絲毫不溫柔。

楊眠似乎急著下來,可沈絨蕭卻突然間彎下腰,成功安全帶系上了,并且在抬頭的時候,惡狠狠的看著她。

“在我沒有找繩子把你綁在座位上之前,我勸你不要再掙扎了?!?/p>

沈絨蕭的聲音伴隨著呼哧呼哧的粗氣,那樣憤怒的他,楊眠似乎還從未見過,她一時間有些被嚇住了,便真的沒有再掙扎。

什么叫這才關上車門,繞過車頭,回到了駕駛座上。

他一路上把車子開得飛快,楊眠只能緊張地抓著上面的扶手,小心翼翼地看著前面的車況,在有車子突然間出來的時候,出聲提醒他一句。

車子一路沿著濱海高速開到了外環線以外,看著人煙漸漸稀少的馬路,楊眠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沈絨蕭,我明天還要上班呢,今天晚上有工作要處理,能不能不要去太遠的地方?”

今天的沈絨蕭實在是有些反常,反常的楊眠都不敢繼續再像往常一樣發脾氣,而是溫聲細語地說著。

可是沈絨蕭并沒有搭理她,抿著薄唇,一路開著車子,等他們到達目的地的海邊,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大海是個浪漫的地方,但同時也是一個可怕的地方,吞噬著生命,尤其是在這漆黑的夜色當中,朝著那打下岸邊的浪,楊眠不由得緊了緊自己的衣裳。

已經是深秋了,而她今天又要上班,只穿了一件小西裝的套裝,現在站在這濕冷的海風面前,涼意從腳底,一直灌到心頭。

可她什么都不敢說,一旁的沈絨蕭靠在車上,望著面前一望無際的大海,已經足足有半個小時沒有開口說話了。

幸好是吃過了晚飯過來的,不然要是又冷又餓的話,估計自己早就扛不住了。

這么耗下去也不是辦法,總不能一整個晚上都站在這邊吹海風吧,那恐怕到不了明天早上,她就會暈倒在這濕潤的海風當中了。

“絨瀟,有什么話你就直接跟我說好嗎?你把我帶到這么遠的海邊來,然后又什么都不說,就站在那,總不能要我一直陪著你站一晚上吧?”

沈絨蕭薄唇緊抿,在昏暗的視線當中,刀削般的側臉隱隱的透著怒氣。

楊眠感覺自己的心好累,當初愛這個男人愛的要死要活,希望他跟自己獨處一刻的時候,沈絨蕭就是不肯給她這個機會,現在她好不容易想放手了,沈絨蕭偏偏又把她帶到海邊來獨處,還是以這種莫名其妙的方式……

“沈絨蕭,就算你不想說話,想繼續這樣呆著,那咱們好歹也去車里吧,你不知道這外面真的好冷……”

楊眠的聲音有些沮喪,說完了之后,更是直接伸手抱住了自己的雙臂,身體微微的發抖,其實剛剛她一直在硬撐。

cc竞速飞车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