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探查隱秘

小說: 天唐錦繡(公子許) 作者: 公子許 更新時間:2020-01-17 10:58:02 字數:2893 閱讀進度:2619/2704

空山薄霧,鳥鳴啾啾,泛黃的樹葉在晨曦之中靜謐舒展,仿若一副不染人間煙火的優美畫卷。

房俊穿著一身青色直裰,在花園當中散步一會兒,活動了一下手腳,呼吸著清涼的空氣,只覺得安寧美好,似乎一輩子都喜歡就這樣安安靜靜的待下去。

只是眼下緊張的形勢令他有些無奈,為了防止關隴貴族鋌而走險,只要他一走出房門便會有幾名親兵跟隨左右護衛安全,這讓他連清晨跑步的習慣都不得不終止。

人在俗世,隨波逐流,也是相當無奈。

在花園當中散步一會兒,回到主殿之內,高陽公主和蕭淑兒已經梳洗完畢,安安靜靜的吃過早膳,便陪著妻妾在這九成宮里逛了逛。

還是因為擔憂有人暗中行刺,所以只是在居處附近隨意走了走,便回了居處。

整個九成宮依山而建,隱于山林之中,隔絕紅塵遠離喧囂,再是浮躁的心境都能夠安靜下來,哪怕只是拿一把椅子隨意坐在窗前看著層林盡染、殿宇樓閣,聽著耳畔清風吹拂樹葉沙沙作響,也頗有一種堪破紅塵的安寧喜樂。

直至到了晌午,房俊才跟妻妾告辭,帶著一隊禁衛青石鋪就的山路前往大寶殿,拜會九成宮總監王福來。

大寶殿是九成宮的主殿,飛檐斗角巍峨壯觀,與附近的殿宇組成龐大的宮殿群,恢弘的殿宇樓閣鱗次櫛比,除去不及太極宮莊嚴雄壯之外,奢華之處有過之而無不及,怪不得能夠成為隋唐兩朝的皇家第一離宮。

史書之上隋文帝楊堅始終是一個勤儉樸素的帝王,很難想象他為何在此地修建一處如此奢華的宮殿,這似乎與他一貫的所作所為很是相悖,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歷史總是隱藏在塵埃之后,真相如何,后人大抵永遠也無從得知……

到了大寶殿門前,自由內侍趕緊去通知了王福來,后者小跑著從一旁的偏殿內迎出來,臉上的褶子都笑開了,小心翼翼的引著房俊入了偏殿。

如今朝堂之上多方勢力傾軋,但是無論怎么看,房俊都是最有潛力的那一支。且不說當今陛下對他的寵信倚重,單只是與太子親厚無間的關系,就足以保證他將來屹立于朝堂之上數十年而不倒。

別說什么易儲的話題,最起碼眼下太子依舊是大唐儲君,認為寬厚仁善的性格得到無數大臣的擁戴,就算是李二陛下有易儲之心,難道就能夠無視天下人,乾綱獨斷予以廢黜?

那非得天下大亂了不可。

所以在很多人眼中,太子的地位固然將會遭受挑戰,但是未來卻一片光明……

王福來自然不能住在大寶殿,此處乃是一所偏殿,處于大寶殿東側臺階之下,前后有花園簇擁,地勢不高,裝飾也不算華麗,但景致優美環境優雅,比之長安城中不少豪宅都更高一檔。

王福來將房俊請到正堂,一張桌上早已擺好了酒菜,他陪坐在房俊身邊,笑道:“奴婢寒酸,略備幾樣酒菜,倒是叫房少保見笑了?!?/p>

普天之下誰人不知房俊富可敵國?一般人請他吃飯喝酒,壓力當真不小,為了準備菜式酒水都得頭疼半天,被他笑話了到時小事,萬一誤以為心思不到、招待不周,那可就事與愿違平白得罪人了。

房俊擼了擼袖子,隨意道:“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喝酒最重要的是與什么樣的人喝,說什么樣的話,至于吃的什么菜、喝的什么酒,卻是無關緊要。似吾等之身份,這世間何等珍饈佳肴未曾品嘗?只要氣氛對了,即便是街頭小館,那也甘之如飴?!?/p>

王福來興奮得臉上發紅,心說瞧瞧人家房二,這才是真正的名仕呀!

平素里那些個王孫公子、達官顯貴的大講排場,窮奢極欲沐猴而冠,殊不知人家真正的貴人那是平淡之中顯真趣,講究的是一個境界,是一個氣氛,一味的追求美酒佳釀珍饈菜肴反倒是落了下乘。

王福來將幾個小太監都給趕出去,只留下兩人,他親自執壺添酒,指著桌上一道外焦里嫩冒著油的烤麂子腿,說道:“九成宮皆是木制,又建于山林之中,所以最忌引火,所以奴婢一大早命人將這麂子腿拿到山下宮門之外的杜水之畔,用宮里御膳房的秘法烤制,剛剛烤好便快馬送回,恰好房少保便趕到,您可是有口福之人吶!”

房俊最好野味,當下也不客氣,拿起桌上放置的小巧銀刀割了一塊麂子肉,蘸了一點雪白的細鹽,放入口中嚼了幾口,只覺得肉質鮮嫩滿口肉香,咀嚼之間有油脂滲出留在口腔內,愈發香氣馥郁,舉起酒杯略微示意,便一飲而盡。

酒香、肉香混合在口中,使得房俊仔細咽下,靠口贊道:“果然美味!”

王福來見到房俊毫無架子,頗有魏晉名士寬袍博帶卻放任自流的風骨,心中甚喜,也舉起酒杯陪了一杯。

兩人一個心懷鬼胎意有所指,一個存心交好極力奉承,自然是氣氛融洽一派和諧。

飲了幾杯,房俊隨意問道:“王總監正當盛年,卻屈居于這九成宮內,豈不是有些屈才了?還是應當于王德總管多說說,讓他尋個機會將您調入宮里才是,起碼也得入哪個親王府?!?/p>

太監無后,對于權力的掌控便極為看重,這九成宮修得再好那也只是離宮,不在皇帝身邊,哪里有什么權力可言?此時若無權力,不能栽培幾個親近的小太監接自己的班,將來年老體衰,身邊怕是連個盡心侍候的人都沒有。

那才叫一個晚景凄涼……

王福來倒是沒有多少消沉落寞之色,反而嘿嘿一笑,瞅了瞅門口,再轉回頭低聲道:“房少保有所不知,甭看奴婢這個總監似乎只是個投閑置散的貨色,但是只怕往后也要時來運轉了?!?/p>

“哦?此話怎講?!?/p>

房俊好奇心起,遂問道。

王福來有意交好房俊,卻也深知有些事情不能和盤托出,便含糊說道:“外人看來這九成宮似乎只是一處離宮,陛下以及貴人們閑來無事才過來小住幾日,可是現如今,這宮里可是有一處緊要的所在,非陛下親近之人,絕對不能得知?!?/p>

房俊心里一跳,追問道:“是何緊要之處,居然藏在這九成宮里?”

王福來卻哈哈一笑,顧左右而言他,再也不肯說下去。

房俊便知道這必然是極其隱秘之事,甚至極有可能便是昨日陛下匆匆趕來九成宮,卻當即又匆匆離去的原因……

不過他也知道,這樣一個就連王德偷偷給自己傳信都不敢明說,只敢隱晦提及的秘密,王福來是打死也不肯多說的,否則一旦泄露出去,等待他的就只有亂棍打死,連被鴆酒都撈不著……

不過房俊也不急,這王福來雖然謹慎,卻顯然并非一個心志堅決之輩,既然能夠露出口風,那么慢慢試探,想必總歸是能夠露出真容。

他極有耐心,便錯口不提這件事,天南海北的閑聊起來。

他自然口才極佳,見識也廣,卻不料這王福來也不是個草包,很是讀過幾本書,見識體悟遠超常人,兩人吃菜喝酒,居然越說越是投契。

正在此時,一個小太監匆匆忙忙從外頭跑進來,施禮道:“總監,荊王殿下前來,已經到了門口?!?/p>

王福來一愣,他來做什么?

他雖然身在九成宮,但是長安城里的消息卻從不曾遺漏,自然知曉房俊與荊王之間互相看不順眼,這湊到一桌上,一言不合那還不得打起來?

趕緊起身,對房俊說道:“房少保稍后,待奴婢前去瞅瞅,稍后便回?!?/p>

他想著將荊王支走,沒想到話音一落,門口有人慢悠悠的走進來,陰陽怪氣的說道:“怎么著,你王總監的酒就那么稀罕,太子少保喝得,吾這個親王便喝不得?”

cc竞速飞车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