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要親自詢問她

小說: 女配翻身:攝政王的心尖寵 作者: 小財迷 更新時間:2020-01-17 10:58:40 字數:2579 閱讀進度:526/575

慕容景并未因顧長庚冷嘲熱諷話語變了臉色,依舊淡然自若的樣子,道:“顧將軍定是不懂女子心思,女子大多臉皮子薄,談及婚嫁之事,定是害羞不敢多言,那日眾目睽睽之下,三小姐也許因為害羞,說的并非她心中所想?!?/p>

他笑著對皇帝問道:“皇帝陛下,您說是嗎?”

皇帝爽朗一笑,“哈哈哈……慕容太子言之有理?!?/p>

顧長庚臉色又陰沉了一分,道:“慕容太子不僅記性不好,裝傻充愣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好?!?/p>

顧長庚的話一語雙關,說的是慕容景抵死不認與巴達族聯盟一事,還有便是林清淺不愿嫁與他之事。

在場的人都聽出來了,慕容景卻面不改色地道:“顧將軍現在下定論未免太快,不如這樣吧,孤找機會親自詢三小姐,正好上次來北冥國,因走得匆忙,京都城諸多地方都來不及去觀賞……”

慕容景對皇帝拱手作了一揖,“皇帝陛下,孤還想勞煩三小姐一回,讓她帶著孤領略一下京都城的名勝古跡?!?/p>

慕容景都開口了,皇帝自然不好拒絕,想了想,便道:“如此也好,那朕讓人去通報三小姐一聲,讓三小姐陪慕容太子在京都城四處走走?!?/p>

慕容景勾唇一笑,“如此甚好,孤謝過皇帝陛下?!?/p>

顧長庚見慕容景笑容中多了幾分挑釁,不動聲色攥緊了拳頭,抿了抿薄唇,顧長庚上前道:“皇上,慕容太子身份尊貴,要在京都城四處游玩,豈能沒有人保佑左右,上次隨行護衛的人是末將,不如此次還是讓末將來保護慕容太子?!?/p>

皇帝沉吟了片刻,道:“也好,那就讓顧將軍隨同護衛,朕也能放心些?!?/p>

慕容景并未說什么,嘴角一如既往掛著淡笑,道:“那便勞煩顧將軍了?!?/p>

關于重新商談和平契約一事,慕容景不急著談,皇帝也表現很淡然,一直到下朝,這事也就隨口提了幾句,并未進入正題。

皇帝下朝回了御書房,對李全道:“你出宮去通報三小姐,讓她陪著慕容景太子四處走走,帶上朕賞的首飾過去,記得告知三小姐今日林有謙為她所求之事?!?/p>

李全侍候皇帝近二十載,自然聽出皇帝言外之意,畢恭畢敬應道:“是,奴才明白,請皇上放心?!?/p>

皇帝滿意的微微頷首,揮了揮手,“行了,你去吧?!?/p>

“是?!?/p>

李全退出御書房,奉皇上之命前往丞相府通報林清淺給慕容景作陪之事。

皇上意思很明顯,是讓他暗示林清淺,斷不能答應慕容景求娶之事。

……

宮中一處偏僻的宮殿。

姜云霆閃身進去,見到了林瑯天站在前面,他快步行過去,直接開門見山地道:“你喚我來可是有事?還是你想故伎重演,找人在埋伏刺殺慕容景,然后嫁禍給二殿下?”

林瑯天搖了搖頭,道:“此計已經用過一次,再用皇上定會疑心的?!?/p>

“那你是……”

“我今日讓你來,是讓你小心些,日后沒事我們之間少來往,要見面也不能在外面,我近一陣子發現似乎有人在跟蹤我?!?/p>

姜云霆聞言,面色凝重了起來,“有人跟蹤你?會是誰?是二殿下的人?還是顧長庚竟懷疑到你身上了?!”

“暫且未知,我會盡快弄清楚的,這段時間還是謹慎些,我們還是少些聯系,若是有事,我進宮你再與我說?!?/p>

姜云霆頷首:“好,我知道了?!?/p>

說完,兩人一前一后從偏僻的宮殿出來,謹慎的左右張望,確認無人后,迅速離開。

……

丞相府。

林清淺接到皇上口諭時,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領旨謝恩,李全前腳一走,后腳福管家便來了。

福管家道:“三小姐,相爺請你過去他書房一趟?!?/p>

“父親他要見我?”林清淺略微吃驚地道。

“是的,相爺就在書房等著,三小姐還是快些隨老奴過去吧?!?/p>

林清淺眸光閃了閃,點點頭,“好,我知道了,這就隨福管家過去?!?/p>

前往林瑯天書房一路上,林清淺都在想,林瑯天對她向來不關心,今日要見她,可是因為慕容景的事?

福管家側開身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三小姐請……”

行至林瑯天的書房,福管家敲了敲門,“相爺,三小姐來了?!?/p>

屋里的林瑯天沉聲道:“讓清淺進來吧?!?/p>

“是?!?/p>

福管家推開了門,讓開身子道:“三小姐,請?!?/p>

林清淺行至書房中,福了福身子行禮,喊道:“父親?!?/p>

林瑯天坐于書案前,放下手中的毛筆,面容儒雅,道:“聽福管家說,李全公公剛帶了皇上口諭給你?!?/p>

“回父親,是的?!?/p>

“今日喚你來,也無其他事,你不必緊張,既然皇上命你陪慕容太子四處走走,你定要謹言慎行,莫要在慕容太子面前失禮了,知道嗎?”

林清淺摸不清林瑯天的心思,只能低眉順眼地應道:“是,清淺謹記父親的叮囑?!?/p>

“嗯?!?/p>

林瑯天不著痕跡微瞇眸子,打量了林清淺一眼,話題一轉,問道:“皇上說,那位名叫林有謙的商人進宮求見,用皇上許他的一個承諾,換取了你的婚事自己做主,你何時與這位林有謙如此熟識?我竟一點都不知道?!?/p>

林清淺沒有一絲慌亂,將告訴寒月的話說了一遍,“女兒與這位林公子只有過一面之緣,約摸三年前,娘留下陪嫁中,有一間成衣鋪,林公子想買下經營,幾經周轉,得知了我,便派人到府上詢問,女兒見他頗有誠意,并未多想,就賣給他了,賣掉成衣鋪價格也不高,因此當時本金不寬裕的林公子很感激女兒,說會記住我的恩情?!?/p>

林清淺頓了頓,“但林公子用皇上許的承諾,換女兒婚事自己做主,女兒是一點不知情,或許林公子是重恩之人,想女兒嫁給自己心儀之人,才如此做的吧?!?/p>

“哦?是嗎?”

林清淺:“女兒不知,女兒也是猜測……”

林瑯天面上神色若有所思片刻,道:“說到底林公子也是幫了你,過兩日得空,我帶你一同登門給林公子當面致謝吧?!?/p>

林清淺心思微動,道:“聽聞如今林公子買賣做得很大,時常不在京都城內,要登門當面給林公子致謝,怕是不容易撞上,不如等逢年過節之際,林公子在京都城,女兒再隨父親一同到林公子府上致謝?”

林瑯天皺了皺眉,但林清淺所言不錯,他派人查過,這林有謙確實神出鬼沒,極難查到他蹤跡。

半晌,林瑯天道:“那就如此吧,沒什么事,你先回去吧?!?/p>

林清淺道:“是,父親?!?/p>

林清淺出了林瑯天書房,回柳園一路上全然想不通,林瑯天為何要見一個商人?總不會真是為了替她致謝吧?

回到了柳園,春夏神情著急的等著門口,見林清淺回來趕忙小聲道:“小姐,你可回來了!顧將軍來了,如今就在你房里?!?/p>

cc竞速飞车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