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那孩子的親生母親(1)

小說: 冥王夜敲門:老婆大人我錯了 作者: 慕希言 更新時間:2020-01-17 10:55:59 字數:2334 閱讀進度:704/785

第704章 那孩子的親生母親(1)

我望著冷墨淵,冷墨淵的臉上沒有任何肯定的表情。但是,我能看出來他在想著什么。

“我……你等我看看結果吧……”他吻了一下我的額頭,抱起我將我送回宿舍后,匆匆離開了。

我心中竟然因此燃起了一道希望。

小公主晚上醒來的時候,沒等到冷墨淵,失望的哭鬧了好久,被我許了一頓火鍋才安分下去。

第二天,我帶著小公主去吃了火鍋。吃飯時,她聽見隔壁桌的小朋友要去游樂園,也囔著要去,我又只能帶她去了。

玩了一天,回去的時候,天都黑了。我在等公交車,好半天,總算是搖搖晃晃來了一輛。

這個站臺就一輛車,我怕晚回去再遇上些什么,匆匆上了車。

車上沒什么人,我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小公主玩了一天累的睡著了,我也有些昏昏欲睡的。

奇怪了,我是個戒備心很重的人。即使再困,也不會在這種地方這么困……

我掙扎著站起身來,一看窗外,沒有了熟悉了霓虹燈,反而是一片荒涼。

我好像一不小心又上了黃泉路。

起身望了眼前面,果然駕駛座上沒有司機。車前有鬼影閃過,我扶著欄桿走到前面沖他們喊道:“停車!”

拉車的陰靈們沒有理我,車窗玻璃上映出我的倒影。冷墨淵曾經送我的項鏈閃著微弱的光芒。

我的腦海中閃過了一道亮光,從玉鐲中拿出了冥王令。

照著冷墨淵教我的法子啟動了冥王令,冷墨淵的威壓從中泄露出來,那些陰靈們頓時動彈不得。

車子停下,我自己按了開門按鈕下車,走到了那些陰靈身旁。

這些陰靈身上都套著精鐵打造的鐐銬,被鐐銬限制著是沒有辦法傷人的。同樣的,這些鐐銬也保護著他們不被別人傷到。

我拿著冥王令在他們面前晃悠了一圈,確保他們都看清了那是什么東西后,舉著冥王令狐假虎威的命令道:“送我回人間!”

迫于冥王威壓,陰靈們只能應聲。

我再次上車找了個地方坐下,陰靈們聽話的調轉車頭回頭走去。然而走了沒兩步,黃泉路的一旁,卻站著兩道熟悉的人影。

是宮醉柳和齊芷霜!

她們怎么勾搭在一起了?

我覺得奇怪,直覺告訴我準沒好事。

想了想,我將冥王令里冷墨淵的威壓再次放出來,鎮住了那些拉車的小鬼,使車子停了下來。

不知道宮醉柳說了什么,齊芷霜勃然大怒:“我再問你一次,我的孩子呢!”

我調用起這些天積累下來的陰氣,提高了自己的聽力,躲在車子里聽見宮醉柳不以為意道:“你擔心什么?難不成我會害那孩子?”

“你既然沒害他,為什么不讓我見他!我要見我的孩子!”齊芷霜此刻著急的與人間任何丟了孩子的母親一樣。

她什么時候懷孕了?

“你說過孩子是被你接回宮家了,我這才相信你!把孩子給了你!但是,你都被趕出宮家了……”

話音未落,宮醉柳一個響亮的巴掌扇在了齊芷霜的臉上。

“你再敢胡說八道半個字,我殺了你!”她咬牙切齒的說著,每一個字都帶著十足的惱怒。

齊芷霜卻沒有認慫,反而是嗤笑著道:“哼!難道不是么?你得罪了花姒那小賤人,被冥王逐出宮家了!宮家早就易主了!別說你不再是宮家大小姐,就是那一生修為,都被廢去了七成!”

“閉嘴!”宮醉柳惱怒,抬手又要一個巴掌朝著齊芷霜扇下去,卻被齊芷霜徒手接住了。

“啪--”

趁著宮醉柳還愣著,齊芷霜反手一個巴掌扇了回去。

我躲在一邊看她們狗咬狗,默默的在心里給她們加油助威,吶喊著讓她們再打狠一點!

“宮醉柳,我告訴你,我是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才沒有揭發你躲在這里!如果讓現任宮家家主知道了你的下落,你說你會怎么樣?我可是聽說,你以前沒少虐待那位家主!”

“分家的賤雜種也敢入主我宮家!”宮醉柳惱怒,卻也不敢再對齊芷霜動手了。

齊芷霜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修為大漲,已經穩穩超過宮醉柳不少了。剛剛之所以會挨下宮醉柳那一巴掌,也是因為沒有防備的緣故。

“我再問你一次,我的孩子呢!”齊芷霜冷聲問道。

宮醉柳冷哼一聲:“過的好著呢!”

“好什么!鴻煊都不在了,你到底把孩子交給了誰!”齊芷霜恨不得殺了宮醉柳。

宮醉柳看出了齊芷霜的殺心,也許是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對手,沒再動手,而是不屑的問道:“孩子跟著你,能有什么?”

“我爸已經在讓人給孩子準備血池了!”齊芷霜吼著。

原來齊家的血池是給那孩子的。這也就是說,那孩子不是普通的小孩,而是鬼胎?

宮醉柳對此更是不屑,冷哼了一聲,道:“區區血池而已,算的了什么?我給他找了一個更適合他成長的地方!那里,他一出生便能站在萬鬼之上!”

一出生就站在萬鬼之上的,我只知道是白焰和我們家小公主,還有白依依肚子里那個孩子……

慕紫瞳的那面補妝鏡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一道亮光驀然在我的腦海中閃現。

白依依……會不會和宮醉柳合作?

白依依是冷墨淵寵妃,她想要弄一面冷墨淵的經常照的鏡子并不難。

鬼胎的父親判斷都是從氣息上判斷的,只要她能再弄來一個孩子的話。孩子加上冷墨淵的氣息,一切似乎就水到渠成了。

昨天冷墨淵發現那鏡子的怪異后匆匆離開,難道也是因為想到了這個可能性?

可如果真的是這樣,白依依是怎么瞞過所有人那面鏡子的存在的?

我仔細想著這些,竟然都沒注意到一旁兩個女人的爭吵聲已經安靜了下去。

忽然,身旁傳來一道劍勢。我意識不妙,已經躲不開了,直接躲進了玉鐲之中。

齊芷霜氣急敗壞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她人呢!怎么一眨眼就不見了!”

cc竞速飞车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