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大結局

小說: 冥婚獨寵:鬼夫夜夜纏 作者: 喵星人 更新時間:2020-01-17 10:55:49 字數:3348 閱讀進度:468/468

我跪在地上看著父親,繼母突然大喊,我們可沒有欺負你啊,你這一副樣子是給誰看。我看著像小丑的繼母,無奈的笑了。

我朗聲道:“我不搶你所謂的家產,也不再擋著你們享福的路,從此我們斷絕關系?!?/p>

我以為我的讓步可以換來他們的理解,可是繼母不同意,怕我帶走家里的東西。

看著父親并沒有替我說話的意思,我的心寒得就像是冬天的冰塊。

“我凈身出戶,家里的一絲一毫的東西我一樣也不會帶走?!?/p>

我的話繼母立馬點頭答應了??墒歉赣H始終都是皺著眉頭。

父親的態度讓我覺得還有一絲的親情在,父親看著我,我以為父親會挽留我,可是結果卻讓我大失所望,父親竟然也同意我凈身離家。

我笑了,起身離開了這個也算是生了我養了我的家。他們的態度讓我再沒有負罪感,也沒有失落感,反而讓我的心情輕松了一些。

我去見了宮一謙,畢竟我跟他也是曾經相愛過一場,現在的他已經變得不再是以前的宮一謙了。

我本來是想再跟宮一謙說點什么,想以我們曾經的感情為主線,讓他可以顧及到我們曾經相愛過的一場,及時的懸崖勒馬??墒橇钗掖笫?,現在的他為了達到目的無所不用其極。

我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什么可以再跟宮一謙說的話,我去醫院找張蘭蘭,跟張蘭蘭說了這事之后,張蘭蘭什么也沒說,只是給了我一個擁抱。

有時候擁抱比語言有力的多。

夜晚開始降臨,我還宮弦正在說最近發生的離奇事件,宮弦認真的聽著一邊安慰我,我問:“宮弦啊,那個宮一謙在監獄里的時候,你真的打算救宮一謙么?”

宮弦瞇著眼睛看了我一眼,對我說:“我確實打算救他的,可是有人比我提前先下手了,至于是誰,我們都有幾分猜測但是不敢確定?!?/p>

我也覺得這幾起事件應該有這聯系,不然怎么會這么巧呢,無頭女尸,缺胳膊,缺腿,可是又有什么關系呢?

這時又在報道我是一件殺人拋尸案件,已經偵破,但是尸體暫未找到,只有四肢……

我和宮弦張蘭蘭談起洋娃娃的事情,宮弦也跟我覺得洋娃娃可能不太對勁,我又想到了宮一謙的辦公室里中就有一個洋娃娃。

我們趕緊出發,宮弦經過幾天的修養已經沒有什么問題了,我聯系了宮一謙假裝要和他復合,然后一網打盡。

我找到了宮一謙,虛情假意的對他說:“一謙,是我的不對,希望你能原諒我,我們可以像和從前一樣?!?/p>

宮一謙冷笑道:“好啊,只要你親手殺了宮弦?!?/p>

我的心突突的跳,但我知道我沒有選擇。于是我只能假裝答應了他。

宮一謙要復活女鬼,我就更加的肯定了他們和尸體的失蹤案有聯系。

就在我要給宮弦報信的時候,我被發現了。宮一謙把我軟禁起來,復活了女鬼,然后在我面前甩下了一句話:我要去找宮弦報仇了。

然而似乎事情的進展并不是那么容易,過了一會,宮一謙就怒氣沖沖的回來看著我,質問我道:“你為什么要背叛我?”

我搖頭解釋:“我沒有??!”

宮一謙掐著我的脖子,我感到要窒息。大腦一陣的缺氧,淚水盈滿了眼眶,痛苦的不行。似乎見我是真的受不了了,宮一謙立馬松了手,離開了。

我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這樣就好。說明宮弦跟張蘭蘭肯定是沒有被宮一謙給發現的,不然宮一謙不會這么回來對我發脾氣。

當天晚上,女鬼跟著宮一謙又來到了我的面前。宮一謙打電話給張蘭蘭:“你要是再不讓宮弦過來,我們就讓女鬼將夢夢給殺了?!?/p>

一直沒有宮弦的身影,顯然宮弦并沒有上當。他們實在是太卑鄙了,總想著把我當成引誘宮弦上鉤的誘餌。

直到最后一刻看他們真的要對我下手,張蘭蘭出來了,跟女鬼斗法,吸引注意力。但是不是女鬼對手,不一會就被打趴下了。

宮弦也出來了,看著復活后的女鬼,依舊沒有任何神色。

女鬼高傲的立在宮弦的面前,五指成利刃:“給你一個選擇吧,你到底是選我還是選她,如果選我那么我就放她一條生路,如果選擇她的話,那就一起死吧?!?/p>

宮弦跟女鬼斗法,這個女鬼雖然被宮一謙復活,但是法力還是沒有宮弦高。

宮一謙請來很多大師要把宮弦打得灰飛煙滅,我終于掙脫開,幫宮弦擋住致命一擊。辛虧這些畢竟是針對于鬼魂的,好在我是人類。

打在我的身上都這么疼,如果打到宮弦的身上那還得了。

宮弦看我受傷,用了所有的修為把這次宮一謙請來的大師打敗,最后他們因反噬而死……

真是莫名的悲哀。

周圍只剩下了宮一謙。宮弦抱著我,我虛弱的笑著看他。

宮一謙顯然已經意識得到大勢已去,就想轉身逃跑。而張蘭蘭提前報了警,警察接到了消息立馬趕了過來,看見一地的死人,還有逃犯宮一謙。

警察準備將宮一謙抓鋪歸獄的時候,宮一謙卻停了下來,對我說:“夢夢,我把這陣子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你吧。你的好奇心這么重,要是到我死了都沒人告訴你,你應該會想的睡不著的吧?”

我心中一動,有些莫名的感覺油然而生。宮一謙說的沒錯,我一直都好奇他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于是我撐起虛弱的身體,走進宮一謙的身邊。

宮一謙苦笑的說:“那個女鬼知道了你我的事情,就像我這下手。于是她讓我看見了鬼,那天晚上,她被宮弦打的十分狼狽,修為頂靠不住,只能附身到洋娃娃的身上。后來她說要跟我做一個交易,她能讓我出去監獄,而我要幫她完成她想完成的事情?!?/p>

“我實在是在監獄里待不下去了,所以幾乎沒考慮的就答應了這女鬼的交易。她作法將我給救了出來,但是讓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她找一個完美的身體,她想要復活。我沒想到她會提出這個要求,但是又不想回到監獄里,所以我就只能答應為她辦事。何況只是給她找一具身體,還允諾,只要找到了,保證讓我沒有后顧之憂?!?/p>

說到這里,宮一謙自嘲一笑:“當時我還笑話她,跟她說現在是法治社會。殺人都是要犯法的,但我想到我也殺人了,所以我別無辦法。既然已經和她合作就沒有退路了?!?/p>

“索性我也就跟她提出一個要求,我跟她說我要權利,權利!得要有權利,才能跟好的為她做事。女鬼同意了,同時讓我將你的父母抓過來?!?/p>

我沖上前去就給了宮一謙一巴掌,實在無法想象自己深愛得人會變成現在這個樣。

“后來呢?死的這么多人?!蔽遗豢伤?,對著宮一謙一陣吼。

宮一謙嘆了一口氣:“女鬼要身體,可是我找的她都不滿意。于是我只好用金錢當誘惑,弄來了一批人??蛇@女鬼都沒有一個是看得上的。于是我就想啊,要不把她們分開吧。把她們的優點都放在一個人身上,這樣就完美了?!?/p>

若我能看到我自己的表情,我想我一定是一種將宮一謙當成傻子的表情。

宮一謙這每一種罪狀都可以判死刑,而宮弦和女鬼在做最后的決斗,從頭到尾宮弦面癱的只說了一句話:苦海無涯,回頭是岸。

女鬼放肆的笑了,不再是以前的模樣,而是和那些怨靈沒有任何區別,招招致命的往宮弦的命門招呼。

我實在是撐不住了,沒法繼續看著宮弦跟女鬼決斗了。被送往醫院治療的時候,我隱約聽見女鬼說了一句:“好,打不過你,我去找你的小情人?!?/p>

我還在想宮弦哪來的小情人,冷不丁想到了我自己。原來女鬼看打不過宮弦,便往醫院這邊想殺了我。

眼看女鬼一招就可以取我性命,在最后關頭我傲嬌的男友還是趕了過來,原本想讓女鬼該邪歸正,卻不了女鬼觸碰了宮弦的底線,直接被宮弦秒了。

而宮一謙的事情在法律的裁判下,被判處死刑。

宮家內斗的百廢俱興,身為宮家祖宗的宮弦看見甚是心痛,只說了一句人心不古,我聽到的時候忍不住胃里的翻騰吐了起來。

張蘭蘭正好過來看見這一幕,問道:“夢夢,你是不是懷了?”

我想了想好像確實有兩個月沒來大姨媽了,立馬去檢查了一下,最后在醫生確診下知道自己確實是懷孕了。

我和宮弦都特別高興,后來,我和宮弦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宮家后繼無人時,我和宮弦的孩子雖然是鬼胎,卻也特別好看,繼承了宮家的所有財產,成了富二代。

當然,我也如愿以償的實現了最初的夢想,跟喜歡人在一起,過上少奶奶的生活,想買什么就買什么,哈哈!家里還有一個傲嬌老公等著伺候……

cc竞速飞车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