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益南之行

小說: 漢當興 作者: 冼青竹 更新時間:2020-01-17 10:52:03 字數:2444 閱讀進度:257/345

<>app2();

劉禪第一次有統兵的權力,拋除剛開始的恐懼,現在緩過神來這心里還莫名的有點小興奮,走了一路嘴上也是哼了一路。

“小嘛小兒郎,騎著那毛驢上戰場…不怕太陽曬,也不怕那風雨狂…”

這首五音只有四音全的歌被劉禪提前一千多年哼唱出來,不僅沒有讓旁人覺得奇怪,反而還頗受大家的喜愛。

搞到最后,不僅劉禪身邊的士卒學會了這個新穎奇怪的腔調,整個隊伍都跟著哼唱起來,連魏延都沒逃掉。

試著想象一下,一支本來應該是精銳中的精銳,殺氣騰騰為震懾益南諸郡的強軍,卻哼唱著一千八百多年以后的兒童歌謠,那畫面簡直是一言難盡啊……

眼看著五千鐵打的軍士被自己帶偏了,劉禪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好歹也是個領軍副將,第一次總歸要做點什么,給這支部隊留下一個屬于自己的記號便是極好的。

劉禪很清楚,老爹事前肯定叮囑過魏延,要時時刻刻的保護自己,這是百分之一百可以肯定的。

所以別看他是副將軍職,但實際上只要一開戰,十有八九還是穩坐中軍被自己的親衛白毦兵保護起來,外面一圈則是常規的軍卒,就像是雙層餃子一樣,劉禪就是那個最里面的餡十分誘人……

這支五千人的部曲,兩個半營的軍卒數量實際卻是兩個營的編制,理論上是魏延劉禪一人一半,但實際上在沒有魏延的準許下,劉禪可能連半個人都指揮不動。

但更古怪的還在后面,刨除這五千常規軍之外,劉禪自己還帶著五百白毦兵親衛,這是他作為少主的待遇,也是必要的保護手段。

可反觀主將魏延呢,卻僅僅只有五十護衛,而且不僅僅是數量上十倍碾壓,白毦兵的甲胄武器也是最精良的,這兩相一合那就是百倍的壓制啊……

一軍副將的護衛豪華到比主將強出百倍,這種奇葩的主副組合聽起來很玄幻,但卻實實在在的擺在眼前,讓人不得不信。

而且除了親衛,可別忘了劉禪還有一個貼身保鏢陳到在,那可是真真正正的貼身寸步不離,只為保護劉禪的生命安全。

甚至真刀真槍的較量一下,魏延可能也就和陳到五五開的程度而已,那主將跟副將的親衛統領打成平手,這不是奇葩之上再添五分嗎……

如此奇怪的組合,可能也就是有劉禪參與的部曲軍伍才會如此了吧,畢竟劉備是為了鍛煉他,是為了讓他見識到真正殘酷的戰爭,卻不是想讓自己的寶貝兒子送死去。

好不容易在快要年過半百之前生了個兒子,而且還是天資聰慧機敏過人,劉備不好好呵護著還能直接想打鐵一樣硬鑿不成?

別看他一時狠下心來為鍛煉劉禪,但該有的保護是一個都不能少,五百白毦兵是底線,陳到則是底線的保障。

劉備暗中授命,若戰事不利局面崩塌,魏延無力回天之際,當一切以少主的安危為最,白毦兵優先護送少主撤離,必要之時白毦兵亦可以舍棄,陳到為最后的護衛……

如此命令之下,已經是最大程度為劉禪著想,保護其生命安全了。

不過說實在的,這樣的情況應當不會發生在此次南下之役當中,畢竟蠻夷各部混亂錯綜,形成一時之戰力卻不一定有持久的強大,所以其威脅程度在劉禪眼里也就是個五吧,在十分制的情況下……

至于各郡的益州守軍,說實話,劉禪在計算對自己有威脅性的敵人上,根本就沒把他們算在里面好嘛。

本身就有些糜爛的益州軍制,再加上地方戍卒的戰斗力低下,可能也就是那幾個經常被蠻夷騷擾的縣府兵卒有點戰斗力,其他的根本不值一提。

否則為何越嶲郡太守正昂,足足整掉了兩萬大軍,卻被越嶲夷王高勝給搞得不得安寧,甚至兩萬大軍都有些壓不住高勝作亂,這不還是那兩萬大軍的戰斗力不行嗎,說白了就是一群草包而已……

這樣的人有什么威脅性可言,拉出來兩軍對陣估計也就是白白給他們送人頭的。

當然,魏延可能最喜歡這樣的敵人了,砍起人頭來那叫一個爽,最后疊加起來還不是滿滿的戰功嗎……

更何況現在成都已經陷落,劉璋已經投降,按理說這幫原屬于劉璋的部下,應當是沒有什么抵抗之心才對。

畢竟益南諸郡不比益北,北邊是劉璋的重心,而南部因為蠻夷存在則一直都像是后娘養的,根本不受待見……

眼下劉璋都繳械了,只要是腦子沒毛病的,自然不會有對抗新州牧大軍的念頭。

要知道,可不是所有人都姓張名魯,而益南諸郡也并非跟漢中一樣,有著四面環山的地形優勢……

所以劉禪盤算下來,這次他作為副將第一次領軍南下,最大的敵人應該就是各郡的土著蠻夷部落了。

那只要將這些作亂之人解決掉,想必益南諸郡自然而然的便會收心,到時候西川安定,便是全力以赴謀取漢中之時。

不過設想歸設想,現實歸現實,沒有誰能夠憑空的料定未來,就算劉禪有幾分先知先覺,可那也是大方向上的判斷,他可并不了解這益州南部的錯綜復雜情況,所以還是走一步看一步比較穩當。

而且就算是諸葛孔明也是在情報充足的情況下,才能一步步設計謀劃,要不然真以為隆中對策是諸葛亮自己窩在草廬里面硬想出來的?

沒有貨真價實的情報消息作為依據,假象的東西終歸是假,稍有錯漏偏差就會功虧一簣的……

現在劉禪是想的挺好,但還得等大軍抵達目的地,他真正跟蠻夷接觸過之后,才能有更加準確的判斷。

至于眼下大軍開拔南下的第一站為何處,這就得去問那個白眉毛的馬季常了……

雖然魏延是大軍主將統帥,還有個少主劉禪在這,但實際上作為使者的馬良才是真正決定大軍方向的人。

越嶲,牂牁,益州,永昌四郡,乃至于蜀郡蜀國的邊緣縣鄉,這些均有蠻部夷人出沒的地方,究竟何為輕何為重,哪個迫在眉睫哪個又需要徐徐圖之,一切都全靠馬良的判斷。

這是其為使的本職任務,卻也是劉備和諸葛亮對他的聯合考量…………

<>app2();

(https://www.x./read/161112/529108149.html)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x.。手機版閱讀網址:m.x.

cc竞速飞车公式规律